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十二章 终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战争!

    在万里之外,波斯湾岸边。八千女真,武装到牙齿的女真!完颜兀术乃主将,在鲁达麾下听用。

    沙漠里的健马,更是高大,比草原上的马匹高上一尺有余。沙漠里的骆驼,便更高大一些。

    只是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女真人,这些高大的健马,高大的骆驼,也紧紧是显得高大而已。

    女真汉子,割下一个一个的头颅,到随军的虞侯处换取一个一个登记在册的军功,这些军功到得关外之地,便是一亩一亩的良田。

    这也是这些女真人到得这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西域之地,耶律大石三万西辽大军,包围着花剌子模,强攻那高大的城池。

    刘正彦的堂兄刘正俊,此时已然到了西域,正在不断往西边蚕食,麾下汉人士卒也成了少数,更多的是他族之人。

    刘正俊与耶律大石,时而合兵出击,时而分兵去打。只要能筹到粮食,军队便是不听作战。

    突厥人,又与耶稣基督的子民打了起来。甚至突厥人,已然开始从鲁达手中买粮食,买军械。

    汉人的铁甲,用大船从万里之外运送而来,竟然从鲁达手中,卖到了突厥人的手里,用以抵抗东征的十字军。

    锋利的刀枪,鲁达也卖,或者说是吴用在卖。突厥人要什么,吴用便卖什么。只要金子,金子不够,便要城池,要战俘,要奴隶。

    运送十字军的船队,来自威尼斯。威尼斯的商人,横渡地中海,也寻到了吴用。从东方来的瓷器与丝绸,甚至从东方来的甲胄与兵器,威尼斯人拿着金币买到之后,运送到地中海的北岸,又卖给那些以抢劫发财为主要目的的十字军。

    东方,草原之上,贝加尔湖东南,也是大战连连。终究还是有许多部落不听号令,或者阳奉阴违。

    迁徙中的部落,似乎总会心存侥幸,侥幸自己在这广袤的草原上,可以打仗,也可以逃跑。就是不愿意把部落可汗的子嗣送到草原中央的城池里面去,更不愿缴纳马匹与牛羊给都护府。

    战争就这么一直延续着,小战无数,大战也有。岳飞,终于从白山黑水之地入了草原。

    这位岳爷爷,兴许要打一辈子的仗了。

    高原之地,达旦人从北而来,汉人与土司部落,从南而来。装备了大量火枪的汉人,已然在高原之上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抬头,已然是那高耸的喜马拉雅,是那从未见过的珠穆朗玛。越过这道屏障,就是天竺之地。从此,到天竺之地,再也不是那么遥远。

    大理之国,早已臣服,不费一兵一卒。彩云之南,风景别样。

    战争之外。

    人来人往,海上与陆地,忙忙碌碌。

    大洋彼岸,原先只是从当地土著人手中获取金子。后来,终究是有人找到了金矿,大量的金矿,大量的金子。

    当真就有船满载金子而回,一夜暴富。上得港口,交了税赋。置办起大量的产业,也买了更多的船只,买了更多的枪炮军械。找来更多的人,再次出海,再次去寻更多的金子。

    朝廷的水师,带着铁甲军汉,带着许多新委任的大都督,前往那满地是黄金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条从河间城到城东运河码头的铁道,几十里地,修了大半年。终于通车了,那火车头,吃着黑色的煤炭,吐着白色的烟雾。轰隆而鸣叫。

    走得几里地,就停了下来,已经满头白发的凌振下得车来,便是左右仔细检查,修了许久。火车又一次起步,再走得十几里,又被迫停了下来。凌振又是亲自四处检查。一边检查,一边记录着。

    身边一众年轻人,听着凌振的抱怨,听着凌振的喝骂,皆是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火车头轰轰隆隆,时走时停,终于走到了码头外地简易车站。沿途无数的百姓,跟着火车奔跑,看着热闹。

    还有人骑马追着火车跑,却是这马匹,竟然比火车还跑得快。

    终于,又过得大半年。铁道上的火车头,终于不再是走走停停了,还能拉着许多车厢,车厢里还装满了货物。

    也还是有人骑着健马与这火车比起了速度。健马依旧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这条试验道路上,火车终于是跑起来了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高丽半岛北部的煤矿,每日忙碌不止。高丽人,日本人,甚至也有黄奴黑奴,甚至还有最近几年才出现的白奴,皆在那煤矿里日以继夜的工作。

    第一条真正的火车道,从河间到汴梁,直通杭州。已然开始规划修建。

    朝廷的造船厂,也造出了第一台以蒸汽机驱动的大船。以钢铁为龙骨,主要却还是木头制造的,只是木头之外又包裹着厚重的铁皮。

    一艘铁王八,冒着白烟,无风无帆,也能急速航行。以这艘船开始,这个世界,从此咫尺天涯。

    郑智老了,如今的郑智,是真的老了。满头白发,身体却还算硬朗。还亲自坐了那火车,从河间到运河码头,坐了几个来回。

    坐在火车里的郑智,一会闭着眼睛,一会又睁开眼睛。似乎在验证着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郑凯也娶了妻子,乃李清照与赵明诚中年时候生的女儿。这也是没有想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二爷却是没有嫁人,人人都在催着二爷嫁人,奈何二爷就是没有嫁人。便是鲁猛都娶妻了,二爷也没有嫁人。

    二爷能如此任性,只因为有一个开明的父亲。便随着她任性,随着她开心。

    二爷真当官了,发展与改革部的主任官。似乎二爷当真乐此不疲,极为喜欢这个差事。

    凌烟阁之内,躺着许多人,种师道、种师中、王进、老胡、卢俊义等等。。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有名有姓的战阵烈士。

    凌振是老了,郑智却是依旧每日催促着凌振,逼迫着凌振,口中念叨着电。

    凌振脾气也越发暴躁,每次听得郑智念叨之后,回到国家科学院里,也是开口大骂,骂着那些年轻人,口中念叨的也是电。

    郑凯最近去了一趟大洋彼岸,有一个叫金山的地方,在那里待了几个月。安抚着土著部落,开始给土著部落划分地盘,商议赋税,商议制度。

    郑凯似乎也听人说起一些事情,说那里的土著部落,极有可能是从中原之地迁徙过去的,通过极北的一道浅浅的冰封海峡迁徙过去的。

    这个说法,郑凯似乎信了一些,因为那里的土著,与汉人还有几分相似,与这个世界其他地方的人都长得不一样。那里的一些图腾,也与华夏上古的图腾有些相似。甚至土著之人也还有国家,有王朝。只是这些王朝实在有些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之前的战争,便也被郑凯止住了,以安抚为主。划定一些属于当地人的地盘,希望能和睦相处,秋毫不犯。

    最近海上,也在打仗。

    江湖强梁,山林盗匪。国内没有了,却是海上突然不知从什么时候兴起了。一些水手,纠集了船只,占据了岛屿。便上海路之上行那剪径盗贼之事。

    朝廷水师自然是全力清剿。自然也是难以肃清的。待得蒸汽铁王八出来之后,倒是少见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